湘乡市机械设备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> 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新星实业有限责任公司

林德叉车方荣龙穿着两公斤重的鞋每天走一万多步

2021年10月03日 湘乡市机械设备网

林德叉车方荣龙:穿着两公斤重的鞋 每天走一万多步

节假日,对于很多人来说,是休闲度假的日子,是和家人团聚的日子。然而,有这么一群人,除了轮休,他们没有节假日概念,许多节假日都是在工作岗位上度过的。5月29日,端午节的前一天,笔者来到厦门林德叉车有限公司,体验流水线上工人们的敬业与艰辛。

上午10点,笔者按照规定,换上长袖工作服,穿上装有防护钢板的鞋子,来到总装车间。51岁的方荣龙正在操作台前组装一个大部件,神情专注,一丝不苟。

2012年,方荣龙成为林德叉车厂一名流水线上的组装工。他的工作阵地,是11张被分隔开的操作台,他每天就在这11张操作台之间穿梭,组装叉车的部分零部件,一站就是8个小时,赶工时要超过10个小时。

操作台上,整齐摆放着扳手、钳子等各种工具;分隔板上,挂满了各种规格和型号分盒装放的螺丝、螺帽。

“我这里每天组装数十种零部件,每种10多个。”方师傅取来一个部件的基块,边装螺丝、螺帽边讲解。

“每个螺丝、螺帽都有它特定作用,缺一不可。所以,部件组装好后都要认真检查。”他说话间,这个部件已经组装完毕。笔者瞪大眼睛认真地数起来,共装了63个不同型号的螺丝、螺帽。方师傅说,螺丝、螺帽细分有近万种,所以这项工作看似机械、重复,但丝毫不能掉以轻心,否则容易出差错。

把组装好的部件搬到一边的推车上,方师傅又取来两个基块,递上一双棉纱手套,示意笔者试一试。

在方师傅的指导下,笔者开始学习组装。哪个孔装哪个螺丝、哪个杆安哪个螺帽,每一个动作,他都细心指点。上螺丝、拧螺帽、用工具紧固……不一会儿,笔者已冒了汗。方师傅一边忙着自己手上的活,一边不时纠正记者的操作。

5分钟左右,方师傅已组装完一个部件,再取基块组装,循环往复。他组装完8个部件后,笔者才组装完成一个部件。方师傅仔细检查笔者的“作品”,一边给予肯定,一边帮助再加工。“你是女同志,力度不够,还需紧固一下。第一次,这样已经很好了。”

11点,厂区响起铃声,午餐时间到了。一些工人放下手上的工作,往食堂走去。而方师傅和同班组的工友们依然在继续组装着部件。“我们这个组一般都推迟10分钟去食堂,分批吃饭能节省排队的时间。”他说。

11点10分,方师傅和工友们整理一下操作台,结伴去食堂吃午饭。食堂离车间较远,来回要10多分钟。

由于工作时不能使用手机,在去食堂的路上,方师傅忙着查看未接来电和未读短信。难得的轻松时刻,他和工友们有说有笑。

方师傅说:“午饭是企业免费提供的,如果碰上加班,晚餐也是免费。一荤两素一汤,伙食很不错。吃完饭还能稍稍休息一下。”

吃完午餐已是11点50分,笔者随几位师傅走回车间,他们走向各自的工作岗位。

“稍稍休息一下”笔者没能体会到,短短一个小时里,如厕、喝水、吃饭,倒像打仗一般紧张。

下午的工作让笔者更有“感觉”了,午饭后是最难熬的时段,一直犯困,眼皮打架,有些扛不住。方师傅也会偶尔停下来,跺跺脚、甩甩手、扭扭脖子,然后打起精神继续工作。

“手里的活不能停,否则会影响其他工序。”方师傅说,“别看我们的工作区范围小,每天计步器显示的数字都超过1万步。为了预防被钢铁部件砸伤,工作鞋装有钢板防护,足有两公斤重,每走一步还是要费点劲的。”

方师傅告诉笔者,他们一天站下来,腿脚都会肿,下班后有时自己的鞋都穿不进去了。说着,他提起裤脚,只见扭曲的血管像蚯蚓一样粗粗地凸起在小腿上。静脉曲张,是他们的职业病。

“我们的工作都是 毫米 级的,不能有丝毫差错。”方师傅说,螺丝拧得太松太紧都不行,要正好,以保证设备的寿命。就是这样精益求精的工作要求,让他有了“强迫症”。“我总不时冒出一个念头,之前那个螺丝拧紧了没有?有时零部件已经送到下一个工序了,还觉得不放心,还要走过去再检查一下。”

几个动作每天重复上万遍,看似简单,强度不小。“身子保持一个姿势,眼睛一直盯着,时间长了确实很累。”方师傅笑着说,但他想到优质产品背后有他们付出的辛劳,心中就充满了自豪。

干细胞

干细胞存储

干细胞治疗

干细胞治疗